玩砸的光伏游戏又开始了

王媛媛 3个月前

摘要:之前玩砸的光伏游戏又重新开局了,换个玩家,游戏继续。

“尽管四周闪耀着金色的光辉,可是中央已经全被侵蚀,一团漆黑。”这句缘自石川达三导演的《金环蚀》的著名电影台词,时常被用来形容已面目全非的中国光伏产业。

最新的例证出现在2014年10月21日。七年前赴纽约上市的江西赛维LDK太阳能有限公司,选择在这一天向位于特拉华州最大城市威尔明顿的美国破产法庭正式提交破产重组申请。

这不过是一连串黑色事件中的一环。上溯六个月,基于复牌后股价“不正常地低”,纽交所已停止该公司的存托凭证交易。同时,拥有中银国际背景的阿波罗亚洲投资公司也以“A类可赎回可转换优先股持有者”身份,试图申请法院裁定赛维LDK董事长彭小峰个人破产。而在2014年11月7日,开曼群岛和香港两地法院还将就获主要债权人投票通过的重组计划予以审核。

与赛维一时瑜亮的尚德已经抢先一步破产重组,后者所在的江苏无锡的财政实力也远非新余这座江西最小地级市可攀比。一度以政治生涯为赌注支持赛维的新余市委书记汪德和四年前已调任;有江西国资背书的恒瑞新能源两年前获取了赛维16.8%股权,但面对高峰期合计335亿元人民币、227%的负债率,能帮衬的余地实在有限。这家一度以年营收128亿号称全球最大多晶硅生产企业,似乎已行至水穷处。

然而,诸多细节表明,无论是彭小峰还是其他人,现在可能是又一场狂欢的开始。

真正能挽狂澜于既倒的还是那些若隐若现的政策。2012年末,国务院常务会议将光伏列入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并襄助五条政策,原本只能以坏账拨备的银行们有了借新还旧拉长还款期的充分理由;转过年来,已明显供过于求的多晶硅出口退税率又从原先的13%提高至17%,而贴补企业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在过去两年两次上调,1.5分的每度附加较2006年时已上涨6.5倍(当然企业能否拿到也得看本事)。

最能体现导向的,还是日前前中科院院长、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路甬祥赴河北张北县考察并出具报告,提出应在当地投资万亿兴建风电、光伏及光热项目集群。因煤炭、钢铁持续去产能而痛苦不堪的河北闻之大喜,而张北作为2022冬奥会联合主办地的身份匹配近期连飞机夜降都受扰的重大雾霾天气,天时地利人和俱全,只差新投资人前来正好凑成一桌。

但在中国光伏协会列入观察名单的57家企业中,虽有34家因各种补贴已上报盈利,但平均利润率只有区区3.3%,面对动辄数十亿的投资和愈发珍惜放贷权利的金融机构,特别是去产能远未完成的当下,还有谁来当愣头青?

那就太低估资本的智慧了,不妨听听复星集团CEO梁信军之言:如果这个企业投资成本是一万块,你买进来也是一万块,那不叫行业整合,最后整合掉的行业产能的损失,是你的。我们必须打对折买进来,这样一来我买进来的时候把一半产能关了,这时损失是他的,所谓整合取决于你的价格是多少。

当你的命运已间不容发,云霓对大旱之地提出任何要求都只能接受。对折?对不起,债权人只能两折受偿,孤心苦诣的赛维LDK是这般,最近抢了不少头条的*ST超日也是如此,还得保有或换来随时可以定增或可以配股的上市公司壳,才能让人施以援手。

所以说,但凡看到10月21日赛维LDK申请破产重组新闻一声长叹者,实是有些文艺气。彭小峰君2008年砸120亿对赌失败的1.5万吨多晶硅生产线已然开始投产。有那著名的美国公司法第十五章“破产保护”罩着,换来了在美资产保全。同时赢得了2011年购入的SPI公司的债务切割,而正是这一块,恒大已与其携手进入香港上市的国藏集团。

至于牵头重组*ST超日的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虽然眼下多少担着对超日原债权人威逼利诱的不佳名声,可未来两年分别注入6亿和8亿优质资产恢复公司融资能力的承诺,也是一口唾沫一个钉。

记得《金环蚀》这部电影的片尾彩蛋,失去首相丈夫的寺田夫人一脸幸福投入了未来新贵的怀中。本来,游戏终归还要继续下去,换个玩家罢了。

发布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